第三十章 夜半诡声 17(1 / 2)

井中树树中人 冰知 2619 字 2021-10-26

刘财抚了抚马薇的背,回到“虽然你很痛苦,可是你父亲确实杀了杨家夫妇。你可知道,杨家夫君坠井时,杨夫人已经恢复清醒?可他们依旧死了。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父亲的推波助澜吗?”

“我……”马薇震惊的望向刘财,瞬间又低下了头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刘财看着马薇平静的说道“我相信你不知道,但你仔细想想。你父亲急于求成,又提前在镇长面前夸下海口。他要想在这镇里混下去,只有两条路。要么,成功解决问题,要么,和镇民成为一条船上的人,成为救世主,让他们不敢不服。”

说罢刘财拿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,说道“如果我没猜错,说杨家夫妇会报仇的言论是你父亲提的吧,让镇民推杨夫人坠井也是你父亲诱导的吧。最后你父亲答应帮他们保密瞒着镇长,瞒着外镇的所有人对吧?这样一来,凶手就是镇民,而救世主就是你父亲了。对吧?”

马薇不敢置信的望着刘财,眼里有着条条血丝。

谢壮愣愣的望着刘财,呆呆的说道“这……这些话你……你不该跟一个小姑娘说吧!”

“我为什么不能说?”刘财冷冷的望着谢壮。“这些难道不是他们罪有应得?”

“可……可跟马薇没关系啊!”谢壮有些心虚的说道。

“那是她父亲!而且八九年来知情不报,一直让镇民们生活在愧疚与痛苦中,这些……她担得起。”说罢,刘财起身准备离开。

马薇眸光一冷,刘财转身说道“你放心,我答应的事我会做到的。至于要不要告诉镇民,你再好好想想吧。你常年在这,应该知道每个雨夜老井发生的事,如今的西猎镇镇民几乎没有一个正常人了,这一切可都拜你父亲所赐。”

刘财转身离开,谢壮连忙跟了上去。

马薇看着两人的背影,瞬间泄气般颓废的瘫坐在地上,她扭头望向三个颤颤巍巍的老人,一时无言。

长廊上,谢壮气喘吁吁的对刘财说道“你知道马镇长的病是什么原因?”

“不知道!”

谢壮一愣“不知道?不知道你走的这么潇洒,我还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呢?”

刘财撇了一眼谢壮说道“我本来就很潇洒好吗?”

谢壮不屑道“切,对了,你不应该是好人啊?今天怎么这么正义?”

“那是因为我的坏只跟金钱有关,跟人性无关。”

“哦,这样啊!”

刘财看着傻乎乎的谢壮,扭过头,眸光暗了暗,失了笑意。

谢壮又接着问“那三个疯了的老人我们也没问呢?”

刘财挥了挥手说道“你要是觉得你能从三个疯子口中问出有用的信息,那你就去吧,我不拦你。”

谢壮皱着眉头说“那,那我们也没问出什么呀?”

刘财抬头望了望天空,回到“那可不一定。今天马薇说的事,就明摆着告诉我们这马镇长做贼心虚,他这病,肯定和当年的事有关。”

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谢壮疑惑开口。

刘财扭头看着谢壮突然问道“你相信恶有恶报吗?”

“啊?”

刘财看着发愣的谢壮,笑了一下,转身就朝门外走去“我们去古井。”

“什么?”谢壮又是一惊“为什么啊?”

刘财没有再继续回话。

……

看着微微西斜的太阳,刘财和谢壮瘫倒在古井旁。

“天哪,终于到了。你来这干嘛呀,这么麻烦,还这么累人。而且天黑之前还不一定回的去。”

刘财轻嗤一声“怕了?”

谢壮猛地挺直腰“没有!我是担心你这大老板的身体,会吃不消。”

刘财笑了一下,扭头趴在了井沿上,低头向下望去。

古井里很暗,水的颜色很